首页 产品中心 服务项目 媒体报道 产品中心 新闻资讯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服务项目

你的位置:每日彩票 > 服务项目 > 巴基斯坦:一个内部混乱不堪,沦为西方牺牲品的国家

巴基斯坦:一个内部混乱不堪,沦为西方牺牲品的国家

发布日期:2022-09-27 22:04    点击次数:175

近年来,“巴铁”一词在互联网频繁刷频。提起中巴两国的深厚情谊,恐怕没有人会去否认。都说“得道多助失道寡助”,这也是我们国家这许多年来经营的结果。

遥想当年,虽说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就承认了我们的国家政府,然而当时巴基斯坦的外交路线是向着西方阵营的。它的建国之路,可以说是“命途多舛”。得益于西方支持国父真纳的运作,也因为伊斯兰教天然的凝聚力,最终巴基斯坦得以独立。

事与愿违的是,内部始终充满着矛盾,尚未完成使命的国父真纳撒手人寰。在国际形势上,曾经帮助巴基斯坦的西方国家,又反倒将其当作“弃子”,沦为西方国家的牺牲品。其实,究其原罪,这里的混乱,不仅来自于意识对立,还因为这里就是大国的“博弈”场。

但蓦然回首,巴基斯坦,这个内部混乱不堪,沦为西方牺牲品的国家,也是可悲可叹。

一、故事从一条河说起

翻开地图,当我们认真看南亚这块地界的时候。首先,就会看到两个“块头”比较拔尖的国家。巴基斯坦与印度。其实,这两个国家最早就是属于一个整体,也包括了如今的孟加拉。

试想一下,如果这样的庞然大物,出现在南亚,那么将会是什么局面呢?咱们不先作推演,今天先来讲讲,为何巴基斯坦和印度,会分裂成为两个意识形态完全不同,火药味甚浓的国家。咱们中国不还有句老话叫“一衣带水”吗?

说起“一衣带水”这四个字,不论是字面意义,还是意识流,都无法将兄弟视若仇寇。而这巴基斯坦与印度,还真就是这“一衣带水”的关系。故事还要从一条河说起,这条河就是印度河了,是古印度文明的发源地。

吊诡的是,印度河绝大多数流域都在巴基斯坦境内,是巴基斯坦的母亲河。以至于莫迪曾多次扬言,“不让一滴水流进巴基斯坦”,难怪网上调侃其为“老仙”,可以想到这样的能力,绝对是“法力无边”的。

大河文明,按笔者的想法来说,是一个包容的文明,兼收并蓄的文明。没有一个宗教到了华夏会水土不服,相反还会演变成为具有本土精神的宗教。就比如“禅宗”,或者“三一”。

再来看如今印巴两国之间的分歧,其实早在这个大河文明几千年的发展史里,就已经将这个定时炸弹常伴身旁了。

二、意识的鸿沟难以逾越

大概在公元前1200年的时候,雅利安人来到了印度,他们征服了这条大河之上的土著。将古印度文明的创造者达罗毗茶人列为种姓制度的最低一层“首陀罗”,甚至于还将他们列入比低种姓更低等的贱民,称“达利特”。

看看如今依旧信奉种姓制度的印度人,再看看如此的祖先,是否还能承认自己就是古印度文明的继承者?而不是承认自己的文明,就是一个入侵与被入侵的历史?当然,在这就不过多赘述了。

因为种姓制度的到来,低种姓的人不仅备受歧视,在谋生的手段上,也只能做最低贱的职业,比如“掏粪”“乞讨”等等。对于那个地方的人来说,投胎就是技术活,万一有个万一,投错了出生一辈子就没有上升之路。

有特权,就会有压迫,有压迫,就会有抗争。所有的抗争,都是在寻求平等对视的资格。这就伴随着马木留克等外来伊斯兰世界的统治者来到这里之后,开启了伊斯兰化的过程。尽管如今许多人对伊斯兰世界并无好感,然而他们的教义却在千年里都充分迎合了底层人的诉求。

从他们的先知穆罕默德开始,就是主张对待世人善良慈爱,本教教徒地位皆平等,反对富人压迫,救济穷苦百姓的。而他们的限制,又依靠这样的宣传,而建立起欧亚非三洲的大帝国。

穆罕默德

当伊斯兰世界碰撞上了雅利安人的种姓制度,也就是印度教,结果会是如何呢?在这里,就不得不让人感慨一把印度人当真是有祖传的“冥顽不灵”,当然这个“冥顽不灵”跟如今一样,是属于精英阶层,特权阶层的“一厢情愿”罢了。

在当时,伊斯兰教在印度本土与印度教经过了反复较量之后,印度教依旧占据上风。毕竟对于上层种姓的人来说,种姓制度给了他们特权,他们是不可能放弃种姓制度的。而原本受尽歧视的低种姓人群,在绝望之后,大多数也是在那时,开始选择了伊斯兰教。

在此后的岁月中,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他们就这样形成了对立。这样的关系,持续到了近代。

三、独立的基础:害怕成为印度人

当意识的沟壑难平的时候,往往只需要一个契机,就可以一触即发。

一直以来人们对于伊斯兰世界的“坏印象”,往往就来自于此。他们内部凝聚力强,对异教又相当排外。内部虽然凝聚力强,然而有触犯本身“纯洁性”的,又会遭到顽固派的痛击。关于后者,巴基斯坦国父真纳之所以撒手人寰,也是为此。但这还是后话。

毕竟他们首先要考虑的,主要还是独立的问题。英国曾经这样评论巴基斯坦的独立:“一群害怕做印度人的穆斯林。”把自己摘掉的同时,还说得中肯。

我们不得不反思这句话,因为的确有这样的影响存在。在当时来说,害怕成为印度人是巴基斯坦建立的基础,也是他们的奋斗目标。就在二战以后,全球范围的殖民体系开始瓦解,民族主义开始兴起。许多国家开始寻求独立。

这其中就有印度“圣雄”甘地,还有巴基斯坦“国父”阿里·真纳。他们都属于印度国民大会党,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,就是追求独立,这个独立,在很长时间里,都是整个印度的独立。当时的阿里真纳,是整个南亚穆斯林的领袖,也是唯一的主心骨。

他所求的,是为全印穆斯林在争取到平等的权力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阿里真纳对于印巴分治,“两个民族论”并不热心,是反对巴基斯坦独立的政治人物。明眼人都能看到,如果国内的民族矛盾能够妥协,那么四通八达的南亚霸主就由此崛起了。

不过在当时,不说西方国家不答应,怕就是整个印度都有着异样声音。

印度“圣雄”甘地

1920年,真纳退出国大党,并警告甘地说:“他的手段(非暴力不合作)不但会造成穆斯林与印度教徒之间的分歧,而且会在这两群人内造成分裂。”

但甘地不为所动,因为他的背后有多达三亿的,印度新一代民族主义支持者。甚至在后来中国的抗日时期,还建议老蒋以2亿中国民众,换日寇觉悟,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。

后来成为全印穆斯林联盟主席的真纳,坚持“印度的印度教徒和穆斯林是一个民族,应该生活在一个印度”的理念,也是得不到党内的支持。毕竟,在当时他的前任领袖,印度诗人伊克巴尔创立了“两民族论”。

真纳与伊克巴尔的摩擦,是时常发生的,真纳曾经直言抨击后者“分裂印度”。

真纳

直到1934年底,穆盟领袖伊克巴尔病入膏肓,这个凝聚穆斯林的联盟需要一个新的领导。于是伊克巴尔对追随者说:“去伦敦请阿里·真纳回来,虽然他不同意我的理念,但他是唯一一个能够实现这一理想的人!”

后来的巴基斯坦第一任总理利雅卡特·阿里·汗亲自去伦敦邀请阿里·真纳并对他说:“人民需要你,只有你才能挽救穆盟,使它获得新生!”

回国后的真纳,依旧没有接受伊克巴尔的观点。在他眼里,整个印度的强大,是基于两个民族和睦相处。然而在1935年,印度11省获得自治,印度大选中国大党获得多数选票,他们的领导人坚持一党组织内阁,拒绝与“穆盟”合作。

此外,不得不说的,不论是甘地还是继任者尼赫鲁,都是虔诚的印度教徒。甘地的非暴力主义哲学,在很大程度上,也是脱胎于印度教教义。也是从那时候开始,感到必须有自己民族的发言权,真纳才转变成为以一人之力将穆斯林从印度抽剥出来的伟大领袖。

尼赫鲁

在这里,笔者还有一个观点,可以更清晰明白真纳的转变。在当时,全印穆斯林的领袖是真纳,作为主心骨,他也是整个南亚穆斯林领袖中最伟大的。

他是主心骨,然而没奈何主心骨也会老去,在他老去之后,谁也不能证明这个本就不平等的国家,本就没有发言权的穆盟,这个本就渐渐失去民族意识的民族,会走向何方。唯一的出路,就是独立,建国。

渐渐地,曾经志同道合的真纳和甘地,变得水火不容。对于即将离开的英国人来说,有着这样的变数,站在道德制高点上,就显得非常“人道”了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肢解印度,对自己也是好事。

1947年,国大党和穆盟谈判破裂,英国开始向印度国大党施压,自此《蒙巴顿方案》出台。东巴基斯坦和西孟加拉邦属于巴基斯坦,印度在中间。1947年6月3日,《蒙巴顿方案》向全印宣告,从此印、巴成为了独立的国家。

这个在千年里寻求与印度教徒平等对视,在独立前夕寻求话语权的“民族”,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一个国家。然而这个国家,会如他的“国父”所希望的那样吗?

四、大国博弈:弱后就要你更弱后(你逾强,他越怕你威胁)

当巴基斯坦成功独立之后,更痛苦的还在后台。在成立之初,拜蒙巴顿将军的“雷德克里夫线”所赐,这两个国家从诞生的那一刻起,就决定了饱受痛苦的未来。

第一次印巴战争,就在独立后的4个月开始爆发。而真纳也因为饱受饱受肺结核的折磨,终于在1948年9月,离开了人世。他留下的孩子,却是一个外有强邻环伺,内有土邦分裂,政治家族霸权,民族问题还未整合的新生国家。

如果要问他梦想中的巴基斯坦,是怎么样的。那应该是一个没有底层贫困,没有特权者俯视底层者,不再受欺凌的国家。然而当他看到死后的巴基斯坦是什么样的,他还愿意独立吗?他深爱的人民,最终却饱受战火的折磨,他曾经志同一道的兄弟们,最终把持政府,政府频繁更迭,他还愿意走伊克巴尔的路吗?

这不过是他的诉求,他们的诉求正中了西方人“下怀”罢了。英国人给他们挖坑,克什米尔的大君,是个印度教徒,然而克什米尔地区,又以伊斯兰教徒居多。最终,那个地区成为了至今依旧点燃的火药桶,都与克什米尔息息相关。

这个国家一方面要大量投入军事,赋予军方大权应对印度的压力,建立起地球上军事实力排行前15的国家。一方面又要这个山地丘陵占六成,南部多沙漠,常年缺水,资源开采缺乏必要工业的国家养活2亿人口。

试想一下,这样的国家,到底路在何方?殖民者的施舍,永远不可奢望,毕竟曾经一度援助巴基斯坦的英美,在60年代以后,就转向了印度。而北边存在了几十年的庞然大物苏联,对这个建国之初就走上西式民主道路的小国,明显是不感冒的。

相反对于财大气粗的印度,更像是“臭气相投”。这样一个两头都不讨好的国家,当真是“形单影只”了。直到近年来,为对抗苏联“养蛊”不成反被噬的巴基斯坦,已经饱受恐怖袭击多年。这个国家的混乱,根本在于他就是个大国博弈的牺牲品。

不得不承认,英国的“阴招”果然够损,就犹如近年来鼓吹的“中国威胁论”,以及抹黑我国的人权。那个陷阵冲锋的,也就是无人不晓得BBC了。同样的,在英国的谋算下,印度也很乱。尽管如今出了个善于在GDP上做“纸面政绩”的老仙。

如今,我们称巴基斯坦为“巴铁”。该是庆幸的,伟人有句话是:“敌人的敌人,就是朋友”。因为我们有共同利益,所以我们站在一块。是否亲如兄弟,都只能付于后人评说。如今我们的关系,也正是如此。无需刻意,因为我们同仇敌忾。